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说,涮出你想要的味道,涮书网阅读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涮书网 > 恐怖灵异 > 永恒之火 > 儒道至圣

第3313章 新世界(大结局) 文 / 永恒之火

    无尽时空,无限所在,生杀予夺与勾皇甲展开延绵不绝的战斗。

    混沌边界,金光之?#23567;?br/>
    方运眨了一下眼。

    众祖长长松了一口气,原来方运?#30343;?#38381;目,?#30343;?#22312;眨眼。

    ?#30343;牽?#36825;一眨眼,恍若一生。

    “你?#30343;?#21543;”帝洛问。

    哪怕知道勾皇甲存在的意义,帝洛也无比紧张。

    “它杀不死我。”方运抬头,望向皇天最高处。

    众祖没有一人再开口,刚才看似平平无奇,但他们都感应到,方运与皇天,已经进行了第一轮的交锋。

    皇天本体与分身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本体和分身一样高高在上,完全不在意任何人,但是,皇天的力量太强,强到哪怕皇天自己不想出手,针?#36816;?#30340;人也会被它的力量杀死。

    “我们,怎么办我有种感觉,这万界古船正?#38405;?#22823;的力量在保护我们,如果我们离开万界古船,身体会迅速腐坏。”帝蓝道。

    方运道“你的感觉没有错,我已经把渡世星舟等宝物都送入万界古船之中,不然,在见到皇天的一刹那,至尊之下都已经圣陨。”

    众祖心中惊悸。

    万界古船继续在金光圣道之中穿行,速度已经完全超越光的速度,?#27426;?#31359;梭空间,甚至于,达到一息横渡一座宇宙的程度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过了如此久,依旧没有靠近皇天。

    方运望着前方的皇天,道“原来如此。这金光是皇天,这圣道是皇天,这里的一?#26657;?#37117;是皇天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。”祖龙与帝乾齐声道,两人也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应该如何做”帝蓝问。

    “撕裂圣道,重定秩序”

    “好”

    众祖精神一震,开始使用自身擅长的力量,攻击那些皇天圣道。

    一开始,众祖不得其法,无法破坏皇天圣道,但很快,他们便找到针对之法。

    天地间的皇天圣道,开始出?#33267;?#30165;,甚至偶有崩溃。

    但是,皇天圣道密密麻麻,无论遭遇何等程度的破坏,都会在刹那之后重新恢复。

    众祖们不甘心,用尽全力攻击。

    众祖联手,加上两尊至尊,足以在短时间内破灭一方宇宙,但是,始终奈何不了皇天圣道。

    人族众圣?#27426;?#32852;手攻击,六千余万众圣的力量,完全超越圣祖巅峰,相当于第三尊至尊,一出手便是万千神华,崩灭时空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还是奈何不得皇天圣道。

    方运没有出手,一直在观察,一直在思考,如同一个懒人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连祖龙都感到疲惫,但是,依旧无法毁灭皇天圣道。

    皇天圣道宛如是最完美的圣道,无懈可击,无穷无量,无敌寰宇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”帝蓝?#34892;?#39059;废,他不得不靠吸收万界古船的力量才能恢复力量。

    “力量还是差一些。”帝洛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方运说着,两手摊开,一本书浮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咦”

    众祖惊讶地发现,他们原本看到方运手持一本书,可定睛一看,方运手上?#35009;?#37117;没?#23567;?br/>
    可是,他移开目光后,余光又发现方运手中有一本书。

    他们利用余光看到,那本书非常奇怪,并无定型,仿佛是一团书形光芒,在?#27426;?#21464;化。

    那书的力量无比晦涩,不?#38504;?#23041;,不显伟力,甚至好像不存于世。

    方运手捧奇书天地,朗声道“先贤尽在,请新贤相助。”

    方运躬身作?#23613;?br/>
    天地无声,方运起身。

    众祖张望四周,发现并无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突然,金光世界重重一震。

    一个黑洞凭空出现,接着,密密麻麻的黑洞出现,形成黑洞之墙,遮天蔽地,自成世界,排开金光。

    众祖心中大惊,这?#21049;皇?#20154;族个体能到达的程度,祖龙也不过如此,现在的帝乾?#30002;?#19981;到。

    黑洞之墙?#34892;模?#26368;巨型的黑洞之中,走出一个小老头。

    小老头微微弓着?#24120;?#21452;手背在身后,头发乱蓬蓬的,面带微笑,双眼?#20102;?#30528;智慧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他走出来的一刹那,时空扭曲,圣道绕行,强如金光圣道,竟然无法近他之身。

    “?#27599;?#24597;的人族”帝蓝目瞪口呆,他完全想不到,人类竟然会出现如此可怕的强者。

    这小老头落在万界古船上,站在方运身侧,望向前方,轻轻抬起右手,指向前方的皇天。

    手指指向,万光扭曲,圣道崩解,一切皆化为彻底的虚无。

    天地湮灭。

    一条虚无的黑线,直达皇天近处,但是,终究没有碰触到皇天尽头。

    老头面露诧异之色,微微低头,陷入?#20102;肌?br/>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地再度一震。

    亿万星辰浮现,凝聚众星之壁,隔开金光,威能丝毫不下于黑洞之墙。

    众星之中,一位人族走出,他有一头怪异的灰白色卷发,面容冷峻。

    他右手?#33267;?#25243;着两颗星辰,像是在抛两个玩具小球一般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小老头身侧,望着前方,突然把手中的一颗星球投向皇天。

    那星球在飞行的过程中,竟然凭空吸引新的星辰,越来越多,在飞到最极限的时候,所有的星辰已经汇聚成一座货真价实的宇宙,并在皇天身前彻底爆开。

    宇宙炸裂,诸天沉沦。

    在宇宙炸裂的同时,漫天生灵降临,在黑洞之墙、众星之壁之外,无数万界的生灵?#27426;?#28014;现,组成一棵无限高的巨树。

    龙凰飞舞,四相悬空,瑞兽?#32487;冢?#20982;物咆哮凡是万界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一切生灵,都汇聚于此,成为巨树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树干之中,一尊白胡?#27704;?#32773;缓步迈出,他神色淡漠,但眼中却流露着无?#26376;?#27604;的好奇。

    他立于卷发男人身侧,同样伸出手,对前方的皇天一点。

    就见众生之树上的所有生灵大声一?#26657;?#20840;力飞向皇天本体。

    在飞行的过程中,那些生灵有的?#27426;?#21464;大,有的?#27426;?#21464;小,有的最终变得面目全非,成为好像完全不同的新生灵。

    但是,所有的生灵都在变强。

    甚至于,最强大的几尊龙凤,竟然以皇天圣道为?#24120;?#25152;过之处,将皇天圣道掠夺一空,导致那里的皇天圣道过了许久才恢复。

    最?#30504;?#19975;灵洪流抵达极限,在皇天尽?#20998;?#27493;。

    众祖全身发凉,方运唤来的新贤也太恐怖了,简直个个都是万界至尊。

    他们正想猜测方运还能换来?#35009;矗?#22825;地连震。

    一尊又一尊人族至尊降世。

    一尊潇洒儒生一挥笔,漫天诗词文章汇聚,化为圣道洪流,轰击前方。

    还有一尊卷发大胡子之人,弹指漫天电芒,极光乱闪,仿佛全宇宙的?#20570;?#37117;在他的?#21018;?#20043;间。

    有数尊伟岸之身自红光中现世,一出手便是破碎皇天圣道,击穿万道,横扫一?#26657;?#39537;散金光。

    有一尊年轻人被神秘气息笼罩,一抬手便是五颜六色的光华,光华之中隐隐有大印、有虎符、有彗星、有毛笔等等奇奇怪怪之物,化为无尽洪流压向皇天。

    一尊巨人背后神树悬天,万星如叶,无穷的生机轰破冰冷的皇天圣道。

    还有一尊人族执掌神塔,万千流光涌出,声势并不浩大,但精妙至极,无物不破。

    有一尊人族更为奇怪,全身置身于金属甲胄之中,也不见他有?#35009;?#21160;作,密密麻麻的消耗类祖宝如同蝗虫一样,轰击向皇天,到了尽头,甚至有奇特的瓶状伟力逆转时空。

    还有一尊人族不声不响出现,直到他出手,所有人才注意到他的存在。他好像?#35009;匆裁?#20570;,但是,万千金光圣道竟然被他所操控,化为众祖都难以感知的奇异力量,涌向皇天。

    人族至尊好像完全无穷无尽,众祖受到?#22856;瑁?#32852;手出击。

    无尽的力量在金光之中爆开,最?#30504;?#37327;变化为?#26102;洌?#33267;尊合力,好似落在前方那皇天身上。

    轰

    诸天崩灭,万宇爆裂。

    哪怕仅仅是余波,都把万界古船?#21697;桑?#20247;祖都被余波冲击得受伤。

    待万界古船稳住,众祖望向前方,神光弥漫,伟力未散,但皇天的身影消失了,天地间的金光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成功了”

    众祖?#32769;?#33509;狂。

    下一刹那,天地金光一闪,伟力激荡的神光被驱散,皇天重临。

    天地再度被金光笼罩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皇天圣道立在万界。

    那皇天,依旧无人见其全貌。

    那皇天,依旧视众祖如无物。

    那圣道,依旧禁锢万世,锁死众生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”

    众祖心生绝望,他们万万没想到,有如此强大的伟力出手,竟然还是没有破灭皇天。

    难道,皇天真是万界的尽头,真是最终极的存在

    “一定有办法”祖龙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破灭皇天,又失败了”帝蓝问。

    众祖深思,没有答?#28014;?br/>
    数息后,方运突然问“以何立新天”

    众祖?#35835;?#19968;下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帝洛道“原来如此。我们虽然破灭了皇天,但实际上没有找到皇天之后更终极的存在,也就无法代替皇天,?#27604;?#23601;无法消灭皇天。”

    “同破同立,先立后破,皆胜过先破后立。”祖龙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?#30343;?#22826;难了。”帝乾道。

    众祖叹息,的确如帝乾所言,先破后立就已经是他们的极限,现在要同破同立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同破同立,?#23616;?#19978;其实还是先立后破。

    连皇天都看不全,正如方运所言,以何立新天

    “你们,为何立新天”方运问。

    众祖望着前方,不知为何,陷入深深的回忆,从他们出生起,?#27426;?#25104;长,?#27426;?#25913;变,理想、信念、使命等等一切都在?#27426;?#21464;化,直到知道了皇天的存在,他们陷入了大恐惧之?#23567;?br/>
    他们从未想过,会有一?#33267;?#37327;想要毁灭万界,屠绝众生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人鼓动,没有任何利益驱使,他们本能地联合起来,前往界外,与皇天对抗。

    万界之主的名号无足轻重,自己的生命无足轻重,甚至单一族群的生存无足轻重,重要的是,阻止毁灭

    帝蓝望着看似至高至大的皇天,喃喃自语道“我?#30343;牽?#19981;想活在恐惧?#23567;!?br/>
    “我想让帝族的孩子,永远生活在阳光下。”帝洛道。

    祖龙缓缓道“我并无远大的志向,也从不想立新天,我努力修炼,浴血征战,开拓万界,登临至尊,阻挡皇天,?#30343;?#31561;那个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方运看着祖龙,祖龙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万界古船上静?#37027;?#30340;。

    皇天依旧,古船穿?#23567;?br/>
    “你呢”帝乾看向方运。

    方运深吸一口气,露出淡淡的笑容,望着皇天,但目光?#26149;?#20687;穿过皇天,抵达更深之处。

    方运伸手一指?#26007;剑?#36947;“你们难道?#27704;?#37117;不好奇,皇天之后是?#35009;?#21527;更好的世界是?#35009;?#26679;子的吗”

    “为了新世界”帝乾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新世界,为万世开太平”

    方运身后,突然爆出无量量神光。

    天地两分。

    方运前方,是恒定稳固的黄金之光,永世不变。

    方运后方,是多彩斑斓的瑰丽世界,永不停歇。

    方?#35828;?#21069;方,只有皇天圣道,只有皇天。

    方?#35828;?#21518;方,有无数的生灵,能清晰地看到每一个人,每一个人从出生,到死亡,都?#25042;?#20110;这个世界,又在这个世界之?#23567;?br/>
    甚至于,后方的世界之中,有无数人想要冲破那个世界,想要改变那个世界。

    众祖看了看前方,又看了?#26149;?#26041;,最终都望着皇天,露出相似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为了新世界,为万世开太平”帝蓝低吼。

    “为了新世界,为万世开太平”帝洛大圣叫喊。

    “为了新世界,为万世开太平”帝乾宛如狂人一般吼?#23567;?br/>
    “为了新世界,为万世开太平”方运说完,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无数人族众圣化作一本本书籍,形成书籍洪流,涌入方运身体。

    方?#35828;?#36523;体,以无法遏制的速度在变大,无限变大,无休无止。

    甚至连后来方运唤来的人类新贤,也陆续投入方?#35828;?#36523;体,让方?#25628;?#36895;膨胀。

    方?#35828;那?#20307;,已经超越星系,超越万界古船。

    方运手一松,帝神树连通一切宝物,落到万界古船之?#23567;?br/>
    万界古船,完全修复

    众祖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帝蓝看到,蓝天之下,每一个孩童都在?#20262;?#25104;长。

    帝洛看到,如茵的草地上,孩子们在蹦蹦跳跳?#20998;?#34676;蝶。

    帝乾看到,天下充满了无数的色彩,没有?#35009;?#33021;尽夺天下之光。

    每个人,都看到自己想要的,哪怕?#30343;?#27604;以前好一点点。

    他们带着笑容,化为流光投入方?#35828;?#36523;体之?#23567;?br/>
    方?#35828;?#36523;体再度急速膨?#20572;?#20914;破金光世界,冲破混沌边界,出现在黄昏堡垒众祖众圣的眼前。

    众圣众祖?#35835;?#25968;息,突然转身遥望,然后果断回身,投入方运那巨大的身影之?#23567;?br/>
    黄昏堡垒之中,刚刚封祖的帝宇望向界外,摸了摸身边帝族幼童的头,身体化为流光,冲出堡垒。

    方运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最?#30504;?#26041;?#35828;?#32972;影仿佛贴在万界边缘。

    昆仑古界。

    一尊尊圣祖望向界外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苍灰之祖的声音传遍古界,随后化作流光冲出。

    其余圣祖?#36861;?#37266;悟,众多圣祖回望族群,义无反顾冲向方?#35828;?#32972;影。

    圣元大陆。

    倒峰山上,才气冲天,瑞气垂下。

    王惊龙,晋升亚圣。

    “此生足?#21360;?br/>
    王惊龙哈哈大笑一声,飞向万界深处。

    东海之中,一尊庞大的青龙冲天而起,破空离开。

    万界之中,无数流光,跨越万界,冲入方?#35828;?#32972;影之?#23567;?br/>
    从更遥远的时空望去,一尊巨型的金光之人面对万界,但在两者之间,一尊伟岸的身影正在?#27426;?#21464;大,?#27426;?#21464;大。

    那人,仿佛肩担万界,背负诸天。

    那金光巨人,终于动了起来,但此时,方运扑向金光巨人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方运,比金光巨人大了一点。

    无穷无尽的神光席卷万界诸天,淹没时空,?#25214;?#19968;切存在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一切沉寂。

    圣元大陆,景国,梅园。

    一年一度的雪梅文会再?#26085;?#24320;。

    人族欣欣向荣,进入高速发展期,各种各样的新思想新理论层出不穷,论榜上天天都是圣道之争,新与旧在?#27426;?#28608;烈对抗。

    自始至?#30504;?#27809;有人让对方闭嘴。

    雪梅文会,一直是最受读书人欢迎的文会之一,因为在这场文会中,大家可以有自己喜欢的选择,可以平和地争论,却从不会伤了?#25512;?br/>
    今天的梅园,清冷的月光洒落,与地上的白雪相互辉?#24120;?#34924;托得梅花更加鲜艳。

    ?#30343;牽?#27668;氛?#34892;?#20919;淡。

    许多读书人,突?#27426;?#38634;与梅之争失去了兴趣。

    就如同,现在论榜上,讨论和争论仁、礼、德等等的人越来越少,而讨论法、新、源、变等等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读书人,喜欢思索万事万物的源头,越来越多的读书人,寻找更新更好的道路。

    梅园之所以寂静,是这里的许多人,突然开始怀念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们望着梅园的那座凉亭,当年,曾经有个人曾在那里写过一首词。

    月下的雪梅文会波澜不惊地继续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连主持梅园的翰林张经安都面露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这一次雪梅文会,成就最高者也不过是出县诗文,竟?#24187;?#26377;优秀的诗词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交上作品,时间却还没到子时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愿意赋诗作词?#38381;?#32463;安不得不再次发问。

    许多人犹豫起来,要不要再写一首诗词。

    但是,没有人开口。

    张经安无奈叹了口气,正要宣布雪梅文会结束,突然一页纸从凉亭中飞起,飞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张经安身体一震,眼圈泛红,恭恭敬?#27492;?#25163;捧着纸页,大声诵读赠读书人。

    我心如明月,

    映照一夜雪。

    侧耳听世间,

    知音未曾绝。

    声传百万里,?#37117;?#22825;际。

    满场俱惊,尽皆起身。

    第二日,阳光明媚。

    景国,江州,李圣世家。

    “祭同祖。祖不同,心必异,行必逆”

    一处院落中,一个小蒙童正在摇头?#25991;员?#35829;新编的三字经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突然停在院子门口,望向这个六七岁的蒙童,小小年纪便剑眉星目,英气十足。

    蒙童余光看到青年人,觉得甚是眼熟,却?#31209;?#19981;出,于是停下,微微作揖道“先生可是来找家?#28014;?br/>
    “我找剑眉公。”

    小蒙童露出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祖父之友,容在下为先生带路,请先生随学生来。”小蒙童说完,做了一个请的姿?#30130;?#19981;卑不亢地带方运前?#23567;?br/>
    青年人看着小小的蒙童,流露出莫名的神色,问“你叫?#35009;?#21517;字”

    “李白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全书完。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?#19968;?#32852;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?#31456;?#20316;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
丛林巫师游戏
山西11选5 广西快乐十分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广西十一选五 云南快乐10分 2012迅盈网球比分 12月13号的股票分析 急速赛车 华东15选5 2012迅盈网球比分 北京pk10 期货配资公司ˉ杨方配资开户 江苏7位数 内蒙古11选5 北方期货配资 nba皇冠即时指数